什么是抗疫特别国债

  抗疫特别国债是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由中央财政统一发行的特殊国债。不计入财政赤字,纳入国债余额限额,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规模为10000亿元,发行期限以10年期为主,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利息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本金由中央财政偿还3000亿元,地方财政偿还7000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收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

抗疫特别国债的基础信息

  1、国债名称:抗疫特别国债。

  2、国债额度:一、二期1000亿元,三期700亿元,共计1700亿元。

  3、国债对象:个人也能买。

  4、国债时间:500亿5年期,500亿7年期,700亿10年期。

  5、国债计息:一、二期6月19日开始计息; 三期6月24日开始计息。

  6、国债付息:一、二期每年6月19日(节假日顺延)支付利息;三期国债利息按半年支付,每年6月24日、12月24日(节假日顺延)支付利息。

  7、国债总额: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将采用市场化方式,全部面向记账式国债承销团成员公开招标发行。

  8、国债品种: 以10年期为主,适当搭配5年、7年期。

  9、国债流通:与一般记账式国债相同,抗疫特别国债不仅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上市流通,还在交易所市场、商业银行柜台市场跨市场上市流通。个人投资者可以在交易所市场、商业银行柜台市场开通账户,参与抗疫特别国债分销和交易。

  10、国债发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北京银行、南京银行等开通记账式国债柜台业务的银行。

  11、国债利率: 5年、7年、10年期记账式国债收益率约为2.5%、2.8%、2.8%。

  12、国债规定:抗疫特别国债与一般记账式国债相同,不可提前兑取,可在二级市场交易,交易价格根据市场情况波动,盈亏由投资者自负。

  13、国债风险: 从风险来看,国债是由中央政府发行,信用级别最高,没有什么风险;从收益来看,国债收益率也有优势,还免征利息所得税,所以有较大的吸引力。具有安全性和收益性相结合的特征,收益率高于银行存款利率,是无风险的最高级别的债券,对于投资者来说,购买国债不仅安全,而且相对较好的收益。

  14、国债用途: 这笔钱主要用于地方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要用来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过程

  2020年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确认将发行特别国债,随后的4月17日,政治局会议再度重申,“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1]

  2020年5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代表国务院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中央财政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不计入财政赤字。[2]

  2020年6月15日发布公告表示,为筹集财政资金,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财政部决定发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一期)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二期)。并就本期国债发行工作有关事宜作出通知。[3]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工作安排

一期[4]

  一、发行条件

  1、品种和数量。本期国债为5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500亿元,不进行甲类成员追加投标。

  2、日期安排。2020年6月18日招标,6月19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19日进行分销,6月23日起上市交易。

  3、兑付安排。本期国债利息按年支付,每年6月19日(节假日顺延,下同)支付利息,2025年6月19日偿还本金并支付最后一次利息。

  4、竞争性招标时间。2020年6月18日上午10:35至11:35。

  5、发行手续费。承销面值的0.1%。

  二、竞争性招标

  1、招标方式。采用修正的多重价格(即混合式)招标方式,标的为利率。

  2、标位限定。投标剔除、中标剔除和每一承销团成员投标标位差分别为75个、15个和30个标位。

  三、发行款缴纳

  中标承销团成员于2020年6月19日前(含6月19日),将发行款缴入财政部指定账户。缴款日期以财政部指定账户收到款项为准。

  • 收款人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 开户银行:国家金库总库
  • 账号:270—207701—1
  • 汇入行行号:011100099992

  四、其他

  除上述有关规定外,本期国债招标工作按《2020年记账式国债招标发行规则》执行。

二期[5]

  一、发行条件

  1、品种和数量。本期国债为5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500亿元,不进行甲类成员追加投标。

  2、日期安排。2020年6月18日招标,6月19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19日进行分销,6月23日起上市交易。

  3、兑付安排。本期国债利息按年支付,每年6月19日(节假日顺延,下同)支付利息,2027年6月19日偿还本金并支付最后一次利息。

  4、竞争性招标时间。2020年6月18日上午10:35至11:35。

  5、发行手续费。承销面值的0.1%。

  二、竞争性招标

  1、招标方式。采用修正的多重价格(即混合式)招标方式,标的为利率。

  2、标位限定。投标剔除、中标剔除和每一承销团成员投标标位差分别为75个、15个和30个标位。

  三、发行款缴纳

  中标承销团成员于2020年6月19日前(含6月19日),将发行款缴入财政部指定账户。缴款日期以财政部指定账户收到款项为准。

  • 收款人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 开户银行:国家金库总库
  • 账号:270—207702—1
  • 汇入行行号:011100099992

  四、其他

  除上述有关规定外,本期国债招标工作按《2020年记账式国债招标发行规则》执行。

三期[6]

  一、发行条件

  1、品种和数量。本期国债为10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700亿元,不进行甲类成员追加投标。

  2、日期安排。2020年6月23日招标,6月24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24日进行分销,6月30日起上市交易。

  3、兑付安排。本期国债利息按半年支付,每年6月24日、12月24日(节假日顺延,下同)支付利息,2030年6月24日偿还本金并支付最后一次利息。

  4、竞争性招标时间。2020年6月23日上午10:35至11:35。

  5、发行手续费。承销面值的0.1%。

  二、竞争性招标

  1、招标方式。采用修正的多重价格(即混合式)招标方式,标的为利率。

  2、标位限定。投标剔除、中标剔除和每一承销团成员投标标位差分别为100个、20个和35个标位。

  三、发行款缴纳

  中标承销团成员于2020年6月24日前(含6月24日),将发行款缴入财政部指定账户。缴款日期以财政部指定账户收到款项为准。

  • 收款人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 开户银行:国家金库总库
  • 账号:270—207703—1
  • 汇入行行号:011100099992

  四、其他

  除上述有关规定外,本期国债招标工作按《2020年记账式国债招标发行规则》执行。

抗疫特别国债相关问题

  抗疫特别国债利率水平怎样?个人能否购买?[7]

  与仅向个人投资者销售的储蓄国债不同,抗疫特别国债为记账式国债,利率通过国债承销团成员招投标确定,随行就市。目前,5年、7年、10年期记账式国债收益率约为2.5%、2.8%、2.8%。

  与一般记账式国债相同,抗疫特别国债不仅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上市流通,还在交易所市场、商业银行柜台市场跨市场上市流通。个人购买抗疫特别国债,可以开立证券账户或国债专用账户,在发行期内通过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直接认购,也可以通过商业银行柜台购买,具体可以查询相关场所的交易规定,或咨询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北京银行、南京银行等开通记账式国债柜台业务的银行。

  需要说明的是,发行通知中公布的抗疫特别国债的缴款账户只接受记账式国债承销团的承销缴款,不接受个人转账。同时,抗疫特别国债与一般记账式国债相同,不可提前兑取,可在二级市场交易,交易价格根据市场情况波动,盈亏由投资者自负。

  购买抗疫特别国债有风险吗?

  从投资风险及收益看,抗疫特别国债是长期国债,以国家信用担保,收益稳定,可规避经济周期调整风险。投资者如需变现可以通过市场卖出,或者到银行进行质押贷款,一般最高可以贷持有国债本金的九成。

  发行规模为何是1万亿?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党组成员孙国君解读报告时表示,抗疫特别国债是特殊时期采取的特殊手段,整体规模是合适的。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认为,1万亿的规模主要是考虑有效应对疫情对支出增加的需要,可以做到收支匹配。抗疫特别国债严守“专款专用”原则,主要用于公共卫生基础设施投资和抗疫支出需求。这个规模同时也传递出鲜明的信号,中国在赤字安排上仍然坚持财政风险可控的管控思路,不会通过简单化的强刺激政策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节奏是怎样的?[7]

  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该发的债加快发行”相关要求,抗疫特别国债将从6月中旬开始发行,7月底前发行完毕。为保障抗疫特别国债平稳顺利发行,财政部将充分考虑现有市场承受能力,按照大体均衡的原则,尽可能平滑各周发行量,稳定市场预期。

  抗疫特别国债,筹集的钱用在哪?[8]

  抗疫特别国债的使用,大家特别关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抗疫特别国债是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由中央财政统一发行的特殊国债。筹集的资金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并预留部分资金用于地方解决基层特殊困难,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具体包括加大疫苗、药物和快速检测技术的研发投入,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

  “疫情来袭,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是前所未有的。这直接导致就业、基本民生和小微企业生存都面临比较大的压力,需要政府通过财政资金纾缓这种压力。但疫情本身对经济的影响,以及减税降费等举措的出台,也造成了财政大幅度减收。这时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并将筹集到的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就是雪中送炭。”朱青认为。

  很多人关心,抗疫特别国债筹集的1万亿元资金,如何确保全部转给地方,让资金直达市县基层?

  对此,财政部建立了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这个特殊机制的总流程是:中央财政根据地方减收增支和县级“三保”缺口等因素,将资金切块分配给省级财政部门,再由省级财政部门提出细化到市县基层的方案,经财政部审核后,省级财政部门在规定时间内将资金下达到市县。“要把更多财力下沉到基层,省级财政部门只能当‘过路财神’,绝不能截留挪用!”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

  对特殊转移支付的资金,财政部将进行全链条跟踪。搭建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建立直达资金台账,全面掌控资金去向及使用情况,从中央到企业、居民端,确保有账可查。

  “我国财政每支出100元,地方财政就占了85元,而且县级财政支出是大头。目前基层政府承担着‘六保’任务,需要大量的财政资金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就起着关键的作用。”朱青认为,这次中央决定,增加赤字1万亿元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全部要通过特殊转移支付机制拨付给市县级财政,省级财政不许“雁过拔毛”,这种安排充分显示了国家“六保”的决心。

  抗疫特别国债与其他特别国债有何区别?

  发行背景、发行目的有明显区别。

  施正文表示,受全球疫情冲击影响,世界经济严重衰退,有的国家经济出现“停摆”,“重启”步履维艰。疫情同样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在此背景下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属于特事特办,其发行背景、发行目的与此前的两次特别国债都有明显区别。

  前两次特别国债,发行目的分别为补充商业银行资本金、吸收过量流动性等等,主要是对现有资产进行处理,如2007年的特别国债实质是央行外汇和财政部特别国债双方内部的一种资产交换。

  而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则是为了对冲百年不遇疫情造成的影响。以往经验表明,特别国债可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放大财政政策效果,使财政政策的调控更加精准有力。当前,中央政府的债务负担较小,有一定增长空间,通过发行特别国债筹措资金,可以防控疫情支出带来的地方财政收支缺口,避免地方政府债务过快上升。

参考文献

  1. ↑ 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的1万亿特别国债是啥意思
  2. ↑ 我国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
  3. ↑ 抗疫特别国债来了!
  4. ↑ 关于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一期)发行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
  5. ↑ 关于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二期)发行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
  6. ↑ 关于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三期)发行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
  7. 7.0 7.1 财政部:抗疫特别国债7月底前发行完毕,个人可购买
  8. ↑ 抗疫特别国债三连发,个人如何“买买买”?知

隐秘自恋者(Secret Narcissist),也叫隐性自恋、隐性自恋者

什么是隐秘自恋者

  隐秘自恋者的提出始于20世纪30年代,《科学美国人》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安静的自恋者”的文章,“安静的自恋者”可能是看上去内向,但实际内心可能十分自信。

  20世纪90年代,加州伯克利大学的Paul Wink进一步提出,自恋者应该分为两种类型:自大暴露狂(Grandiosity-Exhibitonism,也叫显性自恋)和脆弱敏感型(Vulnerability-Sensitivity,也叫隐性自恋)。

隐秘自恋者的特征[1]

  • I easily become wrapped up in my own interests and forget the existence of others. 很容易就陷入自己的个人爱好,忘记了他人的存在。
  • I feel that I am temperamentally different from most people. 感到自己在气质上与众不同。
  • When I enter a room, I often become self-conscious and feel that the eyes of others are upon me. 当我进入一间房间时,会感到不自在,觉得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到我身上。
  • 我很容易被其他人的批评伤害
  • 经常觉得别人在针对我
  • 当其他人来诉说他们的烦恼,占用我的时间并期望得到我的同情时,我会暗地里感到麻烦
  • 我总是以自己的方式来解读他人的评价
  • 我并不想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成就和荣誉
  • 我不愿意待在一个团体里,除非我知道里面很多人都欣赏我

隐秘自恋者的形成原因[2]

  自恋型人格的研究者们表示,隐性自恋的形成可以追溯到童年(Miller et al., 2010; Otway &Vignoles, 2006)。从研究结果上来看,只有隐性自恋与童年虐待和负面教养模式呈现出了显著的相关关系。

  隐性自恋的形成,被认为与父母的完美主义和不稳定的教养模式有关。一种常见的情况是,父母对他们有极高的、不切实际的要求和期待。当达到标准时,父母会将他们“捧到天上去”——“我的儿子/女儿果然是最棒的”,并喜欢在外人面前将孩子作为谈资,说一些夸张的话(e.g. “我们家XX,是他们全班最聪明的”)。

  而当他们未能满足父母的要求时,就立刻会被贬低得一文不值——“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孩子”。在这样的教养模式之下,隐性自恋者身上往往的确存在着一些比较出众的、能够为之骄傲的地方。但同时,他们并没有建立起健康的自尊感。他们的经历告诉他们,“缺点”是不好的、不被接受的,只有“优点”有存在的价值。

  前面提到,隐性自恋者的攻击性更多的源于对世界的不信任。当隐性自恋表现出攻击性的时候,他们不是在为自己争取利益,而是在“保护”自己。即使他们对他人的恶意揣测大都是错误的,但他们依然会如此往复。而这正是因为他们潜意识里一直在避免回到过去熟悉的人际模式中——生怕自己哪一点没有做好,就被质疑、被否定、被攻击的日常。

隐秘自恋者与显性自恋者的区别

隐秘自恋者与显性自恋者的相同点 [2]

  1.充分利用(exploitation):自恋者会做一切让自己感觉到“我很特别”的事情。为此,他们会不计后果地利用周遭的资源和人。因此,他们通常也都很会操控他人,只是两者使用的策略可能有一些差别。Malkin认为,越是对追求“我很特别”这件事上瘾的人,自恋程度就越高。

  2.特权感(entitlement): 他们都相信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显性自恋会明显地表现出来,而隐性自恋虽不会如此直白,但却会在行为和言语中体现出一种莫名的“别人/这个世界都欠我”或是“我脆弱所以理应被呵护”的感觉。当自己的特权感受到威胁时,他们会表现出极强的敌意和攻击性。

  3.共情匮乏(empathy impairments):自恋者并不真的关心他人。如果他们表现出共情,多半是为了营造自己的人设,或者事件本身也与自己的利益挂钩。自恋者本质上是冷漠而自私的。在人际交往和亲密关系中,他们只想谈论自己的事,只关心自己的烦恼和利益。当话题与自己无关时,他们通常会表现得很敷衍,希望主题尽快回到自己身上。

隐秘自恋者与显性自恋者的不同点 [2]

  显性自恋者其实情绪比较稳定,但社会人际关系很差。而隐性自恋的人则展现出了非常高的神经质水平,但在外向和宜人性上得分很低(Hendin& Cheek, 1997; Miller et al., 2010)。隐性自恋者反之,情绪波动很大、敏感易受伤,但他们在社会人际关系中也一样会显得不和谐。

  他们在人际交往中都会显得冷酷、有攻击性且多与人不睦。但Miller等人(2010)的研究指出,在这一点上,两类自恋者依然有着不同的表现和内在原因。

  他们发现,显性自恋的低宜人性主要体现在他们在人际中自大、膨胀的态度,他们喜欢主动发起攻击,贬低或轻视他人,而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自我拔高(self-enhancement)。

  但,与隐性自恋的低宜人性最相关的因素,是他们对世界和他人的不信任。由于他们的低调和内向,这类自恋者不仅很少显得自大,甚至可能看起来是谦逊的。而隐性自恋者在人际中的攻击性则主要表现在他们极高的防备心。

  由于他们极其敏感,并倾向于过度解读他人的言语和行为,他们很容易认为别人在攻击、针对自己,然后立刻对此作出回应,比如对他人进行反击。这种对他人动机的曲解和妖魔化,是隐性自恋者身上常见的一种敌意归因偏差(hostile attribution bias)。

  因此,从研究结果上来看,显性和隐性自恋者确实是看起来性格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隐秘自恋者的痛苦

  1. 自恋与低自尊,是他们身上分不开的两个面

  在针对自恋和自尊之间的关系的研究中,隐性自恋和自尊始终呈负相关关系。也就是说,隐性自恋与低自尊往往是共存的。

  所以,脆弱的他们一面无法接纳自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另一方面,又隐秘地怀揣着“我其实很独特”的幻想。比如,他们可能一边为自己不讨人喜欢而diss自己,一边又抱着一种“是那些普通人都不能理解我”的自命不凡。但事实上,他们无法像显性自恋那样毫不心虚地自吹自擂,也是因为他们在内心没有那样的自信和勇气。

  2. 他们在关系中让对方痛苦,也让自己痛苦

  一方面,由于隐性自恋者并不像显性自恋者那样容易辨识,所以往往越是亲近的人,才越能感受到他们身上冷漠、自私、敏感和充满攻击性的一面。另一方面,隐性自恋者自身的敏感、脆弱,以及无法信任他人的特点,也会给他们自己带来痛苦。

  相较之下,显性自恋则要“幸运”许多。纵使他们也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痛苦,但他们自己却安然无事,因为他们在关系中总是安定地以自我为中心,既不敏感,也不多疑,更不会感受到对方的痛苦。

  3. 他们饱受情绪问题的煎熬

  隐秘自恋者的神经质人格,使得他们的情绪经常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他们比其他人更容易情绪化,且容易感受到更多的“负面情绪”——焦虑、担忧、害怕、挫败……都是他们的日常体验。Miller等人(2011)的研究进一步指出,这些隐秘的自恋者真的更容易被诊断出焦虑症、抑郁症等和情绪有关的心理疾病。

参考文献

  1. ↑ 英语点津 yaning.看上去很内向的“隐秘自恋者”.中国日报网.2016-03-25
  2. 2.0 2.1 2.2 咯咯.隐性自恋者:敏感、内向、玻璃心,但又觉得自己很特别.TA说,2019-04-12

相关条目

  • 自恋型人格障碍

邓宁-克鲁格效应(The Dunning-Kruger Effect),也称 达克效应(D-K Effect)

什么是邓宁-克鲁格效应

  邓宁-克鲁格效应是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的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这种现象称为「邓宁克鲁格效应」。

  邓宁将这种效应归纳为:「如果你没有能力,你就不会知道自己没有能力。」

  简言之即庸人容易因欠缺自知之明而自我膨胀。

邓宁-克鲁格效应的研究由来

  1995 年的一天,一个大块头的中年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匹兹堡的两家银行。他没有戴面具或任何伪装,在走出银行之前,他甚至还对着监控摄像头微笑。晚些时候,在警方给被捕的麦克阿瑟·惠勒看当天的监控录像时,惠勒难以置信地说: “可我涂了果汁。”他咕哝着。

  原来,惠勒认为把柠檬汁涂在皮肤上会使他隐形,这样摄像机就拍不到他。柠檬汁可以被用作隐形墨水,用柠檬汁写下的字迹只有在接触热源的时候会显形。所以惠勒觉得,只要他不靠近热源,他就应该是完全隐形的。

  最后警方的调查认为,惠勒既没有疯,也没有嗑药,他只是很夸张地“搞错了”柠檬汁的隐形用法罢了。

  这个传奇故事引起了康奈尔大学心理学家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的注意,他与研究生贾斯廷·克鲁格( Justin Kruger)想来研究这一现象。

邓宁-克鲁格效应

邓宁-克鲁格效应的实验[1]

  1999年,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1999)和贾斯廷·克鲁格( Justin Kruger)做了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他们先让受试者完成「沃森四卡片选择作业」以区分出受试者在逻辑推理能力上的差异,然后再选取一半的受试者进行逻辑推理能力的训练,而另外一半则在相同时问内完成一些无关任务作业。最后,邓宁和克鲁格要求受试者评价自己的逻辑推理能力并预测答对题目的数量及百分位排名。

  通过4个实验设计,系统地针对个体对其能力的自我评价问题进行研究。他们首先让被试完成一套标准能力测试题目,然后让其预测自己答对题目的数量,并预测相较于其他被试,自己的能力排名情况(用百分位数表示)。随后,研究者根据能力测试标准进行评分,把被试的成绩从低到高排列,并分为四个部分(用四分位数表示)。

  结果显示,经过重复实验,个体能力的实测得分排名与预测能力排名(即实际能力和自我评价的能力)呈中等程度的正相关。在对自己的实际表现作出评价时,实际测试中处于第四四分位数的人认为自己的能力表现优于第三四分位数位置的人,处在第三四分位数的人认为自己的能力表现优于处在第二四分位数的人,以此类推。这表明个体对自己的绝对能力水平的评价比较准确。在比较个体的实际表现与预测表现的差异时,研究者发现处于成绩排名各个位置的被试都出现了小同程度的偏差。其中那些处在能力排名最底端的人表现出的偏差最明显,甚至认为自己的能力排名超过了平均水平,而处在能力排名最顶端的人却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低估偏差。

  实验结果说明:逻辑推理能力最差的受试者对自己的能力排名估计过高,甚至超过了平均水平;而那些逻辑推理能力最好的受试者则低估了自己的能力排名。

  此外,Kruger和Dunning还通过对人们阅读、驾驶、下棋或打网球等各种技能的研究发现:

  • 能力差的人通常会高估自己的技能水准;
  • 能力差的人不能正确认识到其他真正有此技能的人的水准;
  • 能力差的人无法认知且正视自身的不足,及其不足之极端程度;
  • 如果能力差的人能够经过恰当训练大幅度提高能力水准,他们最终会认知到且能承认他们之前的无能程度。

邓宁-克鲁格效应的成因[1]

  1、低能力者的双重困境

  Kruger和Dunning (1999)指出,个体在某一特定领域具备能力有两层含义。其一是指个体在此领域中的表现出众,其二是指个体能认识到自己在这一领域的能力水平,这种认知包括对自己以及他人。在某一领域能力低的个体缺乏一种认知心理学家所说的元认知能力。这种能力使个体既能知道自己表现得怎样,也能对自己的能力做出准确的评价。俗语中有“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就是指这种元认知能力。低能力者在对自己的能力做出评价时,面临了双重困境,即他们既小能呈现高水平的绩效表现,也无法正确认知到自己的能力低卜,反而还会产生对自己能力的无端自负。

  2、元认知能力缺陷理论

  Kruger和Dunning (1999)通过实验来探索个体对自己能力评价的小准确性与其元认知能力的关系。实验者让被试完成沃森的“四卡片选择作业”测试(该测试能较好的区分出个体在逻辑推理能力上的差异)并对自己的能力排名进行估计。之后,随机选取一半的被试进行逻辑推理能力的训练,另外一半的被试在相同时问内完成一些无关任务作业。最后,要求被试评价自己的逻辑推理能力并预测答对题目的数量及百分位排名。结果显示,逻辑推理能力最差的(在能力测验上得分最低)个体对自己的能力排名估计过高,甚至超过了平均水平。而那些逻辑推理能力最好(能力测验得分较高)的个体则低估了自己的能力排名。另外还发现,经过能力训练的、排名最低的个体调整了对自己能力的评价,显著降低了自己的排名估计,而经过能力训练的、排名最高的个体也调整了对自己能力的评价,提高了自己的排名估计,但没有达到显著水平。总之,经过能力训练的个体对其能力的自我评价都更准确地接近于他们的真实水平。而那些未经能力训练的个体,小论其能力高低,都没有改变对先前的排名评价(Kruger&Dunning, 1999,研究4)。

  该实验说明,元认知能力是个体在某一特定领域客观的能力水平与自我评价之间的一个中介变量。尽管个体能在能力测验中取得好的成绩,但他们仍然无法正确评价自己的能力水平,而那些本身就无法取得能力测验好成绩的人更加无法正确评价自己的能力,这些都是因为他们的元认知能力存在缺陷。

  3、虚假一致性效应

  处在能力排名最低端的被试往往对自己的能力做出过高评价,这小难理解,而处在能力排名最高端的被试却对自己的能力做出较低评价。这些能力表现较高的个体本应该更加准确地认识自己的能力水平,但事实却非如此,那他们为什么会对自己能力的认知产生偏差,其来源与能力低的个体有什么区别昵?

  Festinger (1954)指出人们可以通过社会比较来增加认识自己能力的能力,于是实验者通过增加社会比较环节来探讨认知偏差的来源。即在完成第一次能力测试并做出预测后,隔一个较短的时间(几周),让排名最低和最高的被试重新回到实验室参与一项后续实验。实验者给每一个被试其他5人的测试答卷,让他们给这些答卷打分,并预测这些完成答卷的被试的能力排名,之后又重新对自己第一次完成的测试进行排名及答对数目的预测(Kruger & Dunning,1999,研究3)。

  实验结果显示,那些在能力排名处于最低端的个体在看到了比自己表现好的答卷后,小但没有改变对自己的排名评价,反而提升了已经过高的自我评价(没有达到显著性水平)。而能力排名最高端的个体则提高了对自己能力水平排名的评价。这说明那些能力低的人在社会比较后还是无法认识到自己的拙劣表现,其自我评价的小准确来源于对自己的错误评价,而能力高的人经过社会比较后能调整自我评价,其先前的小准确来源于对他人的错误评价。

  研究者用虚假一致性效应(false-consensus effect, Ross, Greene, & House, 1977)来对能力高者产生的自我评价偏差进行解释。虚假一致性是指人们常常会高估或夸大自己的信念、判断及行为的普遍性。能力高的人在能力测试上表现得小错,就错误的估计其他人也是这样的,而对自己能力突出的这一特征并小敏感。在实验中能力排名处在最高端的个体认识到他们后来看到的5份答卷比自己表现得差后,就会调整自己的判断,因而变得更准确。

邓宁-克鲁格效应的常见人群

  达克效应实际上是自满心理的一种,往往能力欠缺的人在错误的认知基础上得出对自己错误的评价,认识不到自身不足的同时也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往往只看到他人能力的不足。这种情况会主要发生在两大类人群中:

  第一种:倚老卖老型

  比如,工作中总会有一个门外汉会对他人的工作指指点点,这种门外汉通常会是上司或者年龄较长者,也就会成为我们常说的倚老卖老。

  第二种:半瓶子型

  研究表明:一知半解的新手最会有过度自信的情况,也就造成了“新手泡沫”(The beginner bubble)。一项关于医生诊断失误率的调查中得出:在最开始,新手医生是谦虚的,对自己诊断正确率有比较正确的认识。但是在诊断了一些病人之后,这些有一定诊断经验的新医生高估了自己的诊断准确率,他们认为诊断准确率为73%,可实际上正确率还没有到达60%。

参考文献

  1. 1.0 1.1 陈彦君;石伟;应虎.《能力的自我评价偏差:邓宁一克鲁格效应》[J].心理科学进展.2013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