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茧房(Information Cocoons)

什么是信息茧房

  信息茧房概念是由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奥巴马总统的法律顾问凯斯·桑斯坦在其2006年出版的著作《信息乌托邦——众人如何生产知识》中提出的。通过对互联网的考察,桑斯坦指出,在信息传播中,因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通讯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信息茧房下的微博群体极化现象形成原因

  (一)微博用户的个人差异形成的选择性心理

  个人差异论是卡尔·霍夫兰于1946年首先提出,经梅尔文·德弗勒修正后形成。这个理论认为,在大众传播提供的信息面前,个人由于需要、习惯、信念、价值观、态度、技能等的差异而对信息做出不同的选择和理解。这个理论最主要的贡献在于提出了“选择性和注意性理解”。微博上的信息量庞大,个人不可能做到全盘接收,用户必须对这些信息进行选择,而在做出选择行为时,就必然受到选择性心理的影响,用户会依照个人的喜好对信息进行过滤和选择,以“保持集中的注意力和心理上的舒适感”。因此,对信息的选择性心理是形成“信息茧房”的原因之一,“它将用户束缚在由兴趣和先入之见所引导的狭隘的信息领域”。选择性理解和选择性记忆则会强化用户的先入之见,加深用户固有的一些浅陋之见,最后走向极端,造成偏激的观点、言论或者行为,由此形成群体极化现象。

  (二)微博意见领袖营造群体压力形成群体“回音室效应”

  群体压力论是一种与社会关系论相关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群体压力能够影响受众对媒介内容的接受。人们一般都会选择加入与自己意见一致的团体,团体对这些意见的认同会加强个人关于此意见的信心。媒介的信息一旦不符合团体的利益和规范时,便会受到团体的抵制。在微博上,意见领袖对于群体压力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微博意见领袖通常是某些拥有庞大粉丝群的“大 V”或者公众账号,他们由于自身的职业或经常发表富有个性的言论吸引了大批认同其言论或者对其行业感兴趣甚至是同行业粉丝的关注。这些粉丝自发性地形成了一个团体,这个团体认同意见领袖的言论,由此形成了一种“群体共识”。在评论中不符合群体共识的他人言论,几乎都会受到这个团体(包括意见领袖)的排斥和抵制。由此形成一种群体压力,以此来维护团体的共识。桑斯坦称之为“把自己归入他们设计的回音室(echo chambers)”。这种群体压力导致的后果之一就是在群体中很容易形成信息茧房,虽然这种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形成统一的意见、达成共识,但是共识也并不总是正确的意见,当意见领袖错误的意见受到群体压力的作用时,在相对封闭的“茧房”中这种错误的意见会不断得到重复,令到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并形成沉默的螺旋来抵制不同意见的人,由此形成“回音室效应”。

  相似的观点通过“信息茧房”内的“回音壁”进行发酵,非常容易导致群体意见的极化,甚至还会走向网络暴力和线下行动。

  (三)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形成“网络巴尔干化”

  微博作为 Web2.0时代兴起的媒体平台,它为用户所提供的筛选关注功能、个性化定制功能以及协同过滤的技术成了“信息茧房”形成的温床.微博为用户所提供的功能实际上将微博上的不同领域的用户分化为一个个小群体,这些小群体的内部意见是统一的。这有其潜在的隐患——会造成“网络巴尔干化”。

  网络巴尔干(Cyber-balkanization)概念由美国麻省理工教授马歇尔和埃里克提出。意指网络已分裂为有各怀利益心机的繁多群类,且一个子群的成员几乎总是利用互联网传播或阅读仅可吸引本子群其他成员的信息或材料。在微博上,由于用户个人的喜好与习惯,驱使其选择了不同的关注者,定制个性化的信息,同时又以评论、转发、分享关注者的言论来吸引更多的意见趋同的用户,过滤持不同意见的其他个人或团体,由此形成了一个小团体,这个小团体因某种共识而积聚,同时抵制其他不认同该共识的用户,维护团体意识。同时作为信息推送主体的“大 V”、公众账号等又迎合这个团体,积极推送团体认同的信息和意见,协同过滤其他不同的意见和信息。在微博庞大的用户群中就形成了无数个小团体,这些小团体都有不同的共识,相互之间很难沟通,但内部意见是一致的。这些分裂开来的小团体如同巴尔干半岛的局势一样复杂多变,被称为“网络巴尔干化”。

  网络巴尔干化的形成如同在微博上有无数个相互对立的小部落,部落之间相互不认同,部落内部有一致的共识。部落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就会越发凸显出来,出现群体极化行为是必然结果,如2012年的“7.6微博约架事件”。

信息茧房效应下微博群体极化现象的对策

  微博信息茧房形成造成的群体极化现象,对个体和社会的发展都造成了频繁而不利的影响。在个人层面,阻碍了个人的全面发展,造成了个人对现实世界认识的失真;在社会层面,群体极化引发网络暴力,对公共秩序造成破坏,信息壁垒促使社会分化,社会黏性的丧失,社会关系变得紧张,导致社会整体价值观的离散甚至缺失,妨碍现实社会基本共识的达成。信息茧房造成的群体极化现象亟须得到有效控制。

  (一)微博主流媒体积极推广主流价值观

  相对成熟的价值走向构成人们的意识中心,支配着人们的行为规范,确定每个人行为的稳定性、连续性和一致性。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一种处于支配地位的价值观,称之为主流价值观。网络上主流价值观的彰显,能表现出网络社区的稳定和有序。

  微博上有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国家权威媒体的公众账号,拥有数百万的粉丝群体,关注者中不乏许多社会精英人士。这些账号在宣传主流价值观方面起到了支柱性的作用。微博信息茧房的形成,自然而然地对主流价值观形成了一定的抵制,主流媒体必须引起重视,积极采取措施,合理运用宣传报道策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通过权威示范作用,在微博用户心中树立起价值取向的标杆,让微博用户明白应该提倡什么、反对什么。

  (二)积极建设微博公共领域,增强信息聚合与共享微博媒体应形成“公共论坛”,增强信息聚合与共享。

  通过向用户提供“非计划”、“不想要”的信息,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不同领域的信息,接触到来自不同阶层、不同利益群体的观点,并让用户参与到公共领域中去交流、讨论,避免孤立,减少“偏于一端的误导”。

  特别要注重对一些持中立观点的用户提供多元的信息和观点的“热门微博评论”,利用微博媒体的权威性,积极获得这部分用户的认同,赋予他们新的认知和观念,并扩大影响,自上而下地拓展用户的信息面、知识面,增强“信息偶遇”,打破信息壁垒,将困于信息茧房中的群体解放出来,避免群体极化的形成。

  此外,通过微博官方技术的突破,加强公共议程设置。通过将正在发生的、引起高度关注的信息主动向用户界面推送,引起用户的兴趣,从而将公共议程纳入个人议程中,弥补个人因关注领域狭窄而没有机会参与到公共议题中去的缺陷,让个人从封闭的信息茧房中走出来。

  (三)注重微博意见领袖形象的培养

  意见领袖往往是信息茧房形成的关键因素,也是群体极化行为的潜在推动者。在避免和控制群体极化行为的过程中,意见领袖同样可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通过培养意见领袖形象,可以在发生群体极化事件后最大可能地发挥自己的积极作用,对群体极化行为可以起到很好的抑制作用。

  微博新闻媒体公众账号通常都在向用户报道新闻、推送信息。这就要求微博媒体在报道中最大限度地反映各个阶层的真实声音,做到均衡性报道,以成为当前舆论的报道者和引领者,并在工作中积极应用媒体的监督职能,最大限度发挥社会的“探雷器”和“避雷针”功能,这是塑造媒体“群体领袖形象”的必由之路。

  对于微博“大 V”等微博个人用户而言,塑造意见领袖形象同样重要。作为微博上地位较高,拥有更为宽广的信息接触面的个人意见领袖,更应注重对群体内部多元信息的推送和分享,为自己塑造公正、客观的形象,合理引导粉丝群体意见聚合,让粉丝群体能够接触到外界更多的信息。这就如同在封闭的房间内打开一扇窗户,让房间内部的人能够呼吸到外界新鲜的空气。

  微博意见领袖应致力于不断扩大这扇窗户,让更多的信息透进来,也可以让内部群体接收到更多不同的信息。

  (四)个人应扩宽信息认知范围,提升自身媒介素养

  微博用户扮演着微博信息传播主要接受者、参与者的双重角色,更是群体极化行为的主要参与者。个人应积极避免自身陷入信息茧房,更不应参与到群体极化行为中去。微博的关注机制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微博用户信息认知范围的受限制。这种限制并不完全是官方造成的,个人选择性心理在此发挥着很大作用。因此,作为微博个人用户,应清楚认识到陷入信息茧房的不利性,积极拓宽信息认知范围。例如,关注不同领域的微博博主特别是主流媒体的官博,可以不认同他们的意见或信息,但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取信息;积极参与微博热门话题的讨论,将自己视为公共领域中的一份子,在理性讨论和交流中获取更多的信息和知识;避免与偏激的言论或他人发生冲突,微博并不是相互攻讦以胜负来判断个人价值的场所,在面对偏激或者极端的行为时,可以选择退避,这对个人并无实质性的负面影响。要做到理性讨论话题,扩宽自身认知范围,避免陷入信息茧房的桎梏,就必须提高自身的媒介素养。个人媒介素养,是个人对媒介信息进行判断、解读以及应用媒介信息的能力。微博个人用户可通过增强对信息的辨别能力,在碎片化、繁杂化的信息中去辨别真伪,分享有价值的信息,而不是充当谣言和暴力的助推器,健康的微博舆论环境离不开理性的网民。此外,微博个人用户作为自媒体,也应提升自己的媒介专业素养,勇于担当社会责任。

相关条目

  • 尖叫效应

参考文献

  • 王秋旭.信息茧房效应下微博群体极化现象分析[D].新闻研究导刊.2015

互惠焦虑(Reciprocity anxiety)、互惠焦虑感

什么是互惠焦虑

  互惠焦虑最早在《经济心理学期刊》被提到,它是指当接受别人的帮助或恩惠,出于礼尚往来的想法,从而产生焦虑这一种微妙的情绪。

  在互动里,通常都会发生一个人为另一个人付出更多,接受的人就或多或少的会有还债压力,也就是通常说的人情债。现在平等价值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会因为接受别人好意,感到微微的不安。

  不同的人对互惠焦虑的敏感程度不同,互惠焦虑感受越高的人,越不愿意接受别人的馈赠,甚至收到也未必会感恩,反而觉得苦恼。

产生互惠焦虑的原因[1]

  当几个不大熟路的朋友一起吃饭,饭钱原本可以AA解决,但如果有人抢先买完单,那么他们心里就会立刻生出一丝的不安,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人情赶紧还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互惠焦虑呢?

  一方面是由于被动接受了人情,就有了回报别人的义务,让人感到被道德绑架了。“互惠焦虑”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别人的帮助限制了他们的选择自由;另一方面则是一旦他们没有回报别人的帮助,则会降低他们的自尊感。

  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回馈的负担太高了,让人不太容易承受,从而损伤了自尊感。心理学中就有一种平衡互惠理论。该理论指出,人际交往中要保持着一种平衡状态。那什么是平衡状态呢,就是两个人之间彼此赠与的东西要是匹配的。比如说,你送给他一支笔,他送给你同等价值的书,这样互不相欠,人际关系才会和谐。而如果对方送给你一辆豪车,超出了你的经济承受范围,以至于没办法给人家同等的人情回报,那么就会因为亏欠对方产生出自卑感,甚至是心生内疚和羞愧。

互惠焦虑的生活现象[2]

  经济学和心理学领域有一个词叫“互惠原则”,指接受了别人的好处就要以等价的方式偿还。

  有的人对别人的帮助来者不拒,有的人则非常抗拒,对人情债会感到焦虑。比如去超市或者商场的时候,一些人期望店员对产品进行介绍和推荐,而另外一些人则完全拒绝店员们的帮助,因为当店员们对他们进行帮助之后,他们就会产生“我必须买这个商品以还店员人情”的不舒服感。这种不舒服感导致了“互惠焦虑”。“互惠焦虑”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别人的帮助限制了他们的选择自由;另一方面则是一旦他们没有回报别人的帮助,则会降低他们的自尊感。

  许多商家都会利用“互惠原则”以吸引客户,比如发放代金券与加强店员的服务意识,但对于具有“互惠焦虑”的人群,强行与他们发生联系只会适得其反。对于个人社交而言也是如此,如果你朋友“互惠焦虑”的程度较深,就不要强行给他那些他不需要的帮助。

互惠焦虑的测试[1]

  回答以下问题,如果你觉得这句话说的就是你,就记一个是。

  • 你是不是不喜欢向别人寻求帮助?
  • 在得到别人的帮助后,你是否会感到焦虑?
  • 你是否会因为怕欠人情而拒绝别人的帮助呢?
  • 在得到别人的帮助后你是否你着急着要报答对方?
  • 如果没有及时的回报对方,你是否会感到不安?

  如果达到三个以上,那你就属于互惠焦虑了。

参考文献

  1. 1.0 1.1 长风讲堂.不喜欢欠人情?那得注意了,你可能得上了“互惠焦虑”!.看点快报.2020-03
  2. ↑ 李雪琪.互惠焦虑.人民网.2018-9-30

相关条目

  • 互惠原则

什么是板结效应

  在人群心理学中,人们把群体因缺乏柔化的沟通而产生群体活性的削弱现象,称“板结效应”。这如土壤因缺乏有机质,结构不良,灌水降雨后变硬一样,因此,形象地称之为板结效应。

板结效应的产生原因

  为什么会产生板结效应?其主要原因有如下方面:

  一是去个性现象严重。

  个性是指一个人与另外人区别开来的独特的整体的特性,是相对于共同特性的个人倾向。具有个性鲜明的人,在一个群体里,这个群体就会充满活力,充满朝气。而板结效应产生后的群体中,就是失去了具有个性鲜明的人,换言之,群体中去个性现象严重就会产生板结效应。

  二是去竞争现象严重。

  竞争是群体中个人间力求胜过对方的对抗性行为。它能激发一个人的动机,能使自尊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更为强烈,对于各种竞争性活动将会发生更加浓厚的兴趣,使个体始终处于活性状态。去竞争现象就是上述这些生动活泼的现象全部消失,整个群体处于一个一团“和气”之中,无活力可言,从而产生板结效应。

  三是缺乏柔化沟通。

  一个群体要有活力,要有生机,群体内的成员必须相互友好平等地交往,不能有硬性沟通现象,否则,相互间就会感到这种本应平行沟通的现象变成了自上而下的“命令”沟通,其沟通需要无法满足时,就容易发生人际紧张的现象,这种紧张还潜藏在内心深处,表面上还是进行着“友好”沟通,实际上已失去了融洽的人际关系,处于冷漠、冻结的状态之中,因此,这一群体也会出现板结效应的。

  四是缺乏有效的冲突。

  产生板结效应的群体往往会有如下几种现象。一是多数成员都有唯唯诺诺的倾向;二是把有不同见解视同为闹不团结;三是一有冲突就想把它平息下去;四是表面的热情掩盖了内心的冷漠,以维持“合作”关系。从而使这一群体产生懒散、无生气、冷和气的板结现象,抑制了群体的创造性和工作效率。相反,如果群体中存在着一些有效的冲突,那么,这个群体就可能健康地得到发展,它就有利于刺激群体成员的发明创造,鼓舞他们积极向上,开阔他们的视野,激活他们的思想,增强他们的活力,同时也增加了这一群体的生机。

板结效应在教学中的应用

  这种板结效应在学校班级中稍有管理不慎就有可能发生。因此,学校班主任教师应对此引起足够的重视。下列几方面的对策供学校教师运用时参考。

  首先,学校教师要让学生参与班级管理,创造一个民主气氛。

  在民主管理中,让每一个学生都有机会、有权力参与班级管理,让学生讲真话,畅所欲言,学校教师要倾听,要重视,要反馈,做到“纳谏如流”,不报复打击,不给小鞋穿。也就是要健全信息沟通渠道,使上下左右信息畅通无阻。为了使班集体更有活力,不使学生有后顾之忧,可以建立“教师信箱”、“教师电子信箱”、“无记名征求意见”等参与班级管理方式,使广大学生积极性大增、活力倍加,不至于产生板结现象。

  其次,学校教师要加强竞争的引导工作。

  竞争虽然可以激活班集体的活力和生机,但是,如果经常遭受失败,也会使学生产生挫折感、失败感和自卑感,经常成功也会使学生骄傲自大,过于自负,同时还有可能造成失败者与成功者的对立情绪,使班集体面临瓦解。因此,对竞争必须采取引导。一般来说,宜组织小组间的竞争,如第一组与其他组展开学习竞争活动;宜设置多种竞争奖励标准,如设置综合奖、单项奖、安慰奖、鼓励奖、参与奖等;宜适度开展竞争活动,次数多、范围广、强度大的竞争活动,对学习不一定有利,因为这样的竞争,学生的情绪都会十分紧张激动,精神负担过重,这不利于学生的身心健康,也不利于提高学习效率和学生发展质量。

  第三,学校教师在培养班集体精神和培育班级文化的同时,不能泯灭学生的学习个性和班级风格。

  学校制度、规范、纪律等学生必须遵守,这是勿庸置疑的,但与此同时还要充分考虑到学生还有他自身的独特色彩,甚至有时会对学校教师、班级制度等带来冲撞,这不能把他看成是异类,不能把他看成班级形象的破坏者、班级精神的损坏者、班级文化的毁坏者,而应该认为他为新的班级形象、班级精神、班级文化起到促进作用、激活作用。可见,对学生的个性,一要容许,二要培养,三要引导,尽可能地养成良好的个性。